虽然最后还是留下了窗户不好开的遗憾,不过自己组装完书架一点点用东西填满的过程真的很治愈。

平地起坡,向死而生

科莫中世纪的老城墙边上的门塔,门倒是不明显,也没有告诉我,资料告诉我,这里原来是教堂的塔楼。

农田里的草和树

近三百米深的科莫湖面,呈现出一种神秘深不可测的湛蓝;石头山上的深绿色灌木衬得山脚的房子格外有烟火气;而纯粹的蓝天,看上去就想让人深吸一口气,净化被城市污染的肺。

秋季里干涸的河床,给了我一次做鱼的机会

转角处弧形楼梯间的纵向,和多户阳台的横向,拆解了框架结构的双向性;外凸方阳台的僵硬被里层的弧线减弱。这个弧形楼梯间给狭窄的内院带来一丝温度。

纤细的拱柱+底层架空+下沉广场的组合,给人特别的安全感

立面的秩序比例符合绝对美学与消解平面功能的不同排布

玉米田看夕阳

生性嗜血的斗兽场在十字架前也会变得虔诚

Borromini的Laterano教堂改造保留下来最完整的大概就是中堂两侧的十进拱廊了,一点不啰嗦的线脚却弯出了最高级的华丽,纯粹的浅白粉饰还原了拱结构自身的形式美。

许愿池比想象中的尺度大了两倍,竟然占满了整个广场,满眼洁白的雕塑和清绿的池水,真的把人一下子带回了四百年前。

纯粹的几何构成也能如此华丽,我爱Borromini

乌云下的凯旋将军

看,灰机!!

1 / 8

© 不好吃的葫芦 | Powered by LOFTER